德国是欧盟最大的经济体,如果“脱欧”会怎么样?

浏览:1720   发布时间: 09月27日

正在举行的德国大选落下帷幕,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输给了社会民主党,也同时宣告德国迎来16年后的大变局。

事实上,历史上社会民主党曾多次执政德国,它是德国最古老的政党,也是世界最古老的政党之一,在内政上强调财富再分配,对外则强烈支持欧洲一体化,不过近些年有些右倾的特点。

众所周知,德国是欧盟的领头羊,也是欧元区的扛把子存在,但是近些年来国内屡屡传出“脱欧”的声音,这无疑是重磅炸弹,那么如果德国真的脱欧了呢?

从欧盟制度来看,德国“脱欧”并不会迅速瓦解欧盟,其中法国是最有想法充当老大,不过实力不允许。自从欧盟成立以来,德国占欧盟GDP的比例相较于法国而言,基本维持在8-10个百分点之上。

按照当前欧盟的经济体量,1个百分点就相当于1500亿美元,这种差距是十分明显的,要知道整个欧盟GDP超过1万亿美元的国家只有4个,占比仅为15%。

数据来源:世界银行

所以最终法国一定会拉上小伙伴一起支撑,例如欧盟的创始成员国意大利、荷兰、比利时和卢森堡。但这种设想应该是理想状态,因为美国一定会乘此机会瓦解欧盟,毫不留情。

其次最为主要的就是欧元,作为它的拥护者,德国一直以来“勤勤恳恳”,在国际上顶住美元的压力,不不推进,当前又赶上全球“去美元化”风潮,欧元地位或许能够再次抬升。8月,美元在国际支付市场中依然排第一名,占到了40.04%的市场份额,欧元以37.95%的成绩,排第二名,可以说并驾齐驱。

欧元之所以有如此地位,是因为欧元区内部贸易结算比例非常高,德国如果“脱欧”,欧元地位会直线下降,最大的概率是被美元整垮。2020年德国进出口贸易额为2.5万亿美元,占欧盟总贸易量超过25%,可想而知欧元如果没有这个依托很快就会成为历史。

数据来源:世界银行

另外,更为主要的是德国贸易结构对欧盟影响深远,作为贸易顺达大国,德国从欧盟内部每年进口大量基础商品,并且对外输出工业成品。在此过程中,彼此间形成了依赖,这其中就包括贸易延伸的金融依赖。

东欧或南欧经济实力较差的国家很多政府开支资金依赖于欧盟,这部分资金绝大多数形式以贷款发放,这部分的贷款最大的出资国就是德国。

由于工业成品价格较高,所以这两个地区货物进口导致政府常年存在债务问题,尤其是南欧,一旦德国“脱欧”这些小国家获取资金的渠道就会受到极大限制。

数据来源:彭博

当然这个问题是相对的,于德国而言,欧盟内部进出口是没有关税的,这也是它能够常年维持贸易顺差的最大原因之一

一旦“脱欧”,以工业能力著称并且创收的国家原材料成本必然大涨,在这种情况下,国内企业会像日本企业一样大规模“移居”海外,导致本来已经上市的失业率在加深,选民肯定不会同意。

数据来源:德国统计局

总的来说,德国与欧盟属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“脱欧”的概率不大,但一旦成为事实,世界格局又将重塑,或许一定程度上反应出百年变局。

主营产品:其他合成橡胶,增味剂,其他醇类,其他合成树脂,其他胺类,防腐剂,其他酯类,松香及产品,其他金属合金及加工材,精细化学品加工,离子交换树脂,紫胶/虫胶,其他有机化学原料,其他无机酸,涂料消光剂,软化剂,丁腈橡胶,苯,其他通用/工程塑料,其他天然树脂,环氧树脂,其他酚类,营养强化剂,有机化工用催化剂,酸酐,汞,硅,乙醇/工业酒精,丁苯橡胶,单晶硅、多晶硅,烟胶,硅橡胶,氟橡胶,PF(酚醛树脂),乳胶,标胶,EPDM,其他天然橡胶,LDPE,丙烯酸树脂,氯丁橡胶/氯丁二烯橡胶,聚氨酯橡胶,铜,无机化工用催化剂,柴油,其他食品,萘醌,丁二醇,丁基橡胶,红丹,珠光粉,其他无机颜料,石油蜡,二甲基亚砜,氯磺化聚乙烯橡胶,PU,蒽醌,异戊橡胶,消泡剂,苯醌,聚硫橡胶,呋喃树脂,钛白粉,其他石油燃料,粗苯,其他石油制品,工业萘,PE,顺酐,PS,锆,钼,锗,钽,铌,有机硅树脂,夜光粉,氨基树脂,立德粉,环丁砜,顺丁橡胶,酸度调节剂,钨酸,钼酸,氯化物及氯酸盐,硫化物及硫酸盐,其他无机盐,汽油,煤油,乙烯,甲醇,戊醇,乙二醇,氢溴酸,氟硼酸,抗氧化剂,酶制剂,甜味剂,食品增稠剂,涂料消泡剂,其他工业化学品,石油精制用催化剂,电器绝缘油,盐酸,硼酸,氢氟酸,山梨醇,丁醛,其他羧酸衍生物,PA12,PA66,PBT,PC,PEI,PET,PMMA,POM,PPO,PPS,PTFE,MDPE,EVA,苯胺,间苯二胺,松节油及产品,明胶及其衍生物,白砂糖,食品饮料加工,ABS,HDPE,HIPS,LLDPE,PP,PUR(聚氨酯树脂),更多 >>